给曹雪芹先生的信

  雪芹先生:您好!
  您可能还不知《红楼梦》选秀正搞得如火如荼吧?宝、黛、钗已真正到了民间。这证明您一直还活着,活在读者心里,因为您写出来的是“血的蒸气,醒过来的人的真声音。”您说《红楼梦》“能够使 闺阁昭传,复可破一时之闷,醒同人之目”,现在看,选秀暗合了您的初衷。不管怎样,先生应是幸运的,自己的汗水 经近三百年磨洗,仍然 光辉 四射。这真让活着的作家嫉妒。
  周末我在观看宝钗候选人5进3比赛时就想,您假如 在评委席上,会有什么高论?假如 在观众中,您会把短信票摁给谁?是喜欢白冰、姚笛仍是 蔡飞雨?抑或是邓莎、徐行?我乃至 想,您是不是也不认同计票方式呢?现在投票分三块,专家票、高级评审团票、观众短信票。您可能会说,原作者也该有一票。短信票没有监督,有什么说服力呢?而专家票,李琦老头儿,胡子拉碴的,除了插科打诨,那算什么专家?邓婕演过凤姐,就成专家了?要这么说,人家87版《红楼梦》的导演王扶林更具专家资历 。再看看那些所谓高级评审团成员吧,掌管 人说都是文娱 界的大腕儿,他们怎么选出来的?一个个心不在焉,交头接耳的,留意 力还不知飞哪儿去了呢。选秀节目组应该考虑到您,即便 您不能到会 ,也该给您空个座呀,虽然 您那一票永远是弃权票,但您存在,以您的无与伦比的“假语村言”而存在。谁都能缺席,您不能“缺席”。
  第二轮比赛为“红楼别传 ”,剩下的4位选手分红 2组,是即兴应变扮演 。邓莎与蔡飞雨扮演 的是“庙中偶遇”,规则 情境是:宝钗到庙里拜佛,遇见已成和尚 的宝玉。姚笛和徐行扮演 的是“宝钗劝阻”,规则 情境是:婚后的一个风雨之夜,宝玉离家出走,宝钗试图劝阻。在“宝钗劝阻”中,姚、徐二位“宝钗”分别说出了“我已怀了你的孩子”之类的话,引起笑场。评委英达对编导设计的“宝钗怀孕”一节颇有微辞,并说这怎么越看越像现代韩剧。我认为 ,引起观众的笑场,主要原因是姚、徐的这段扮演 没有将观众拉到戏里,说的话都太文,没有日子 气味 。当然客观原因是扮演 时间太短,气氛营建 上没有打开 。还有一个原因是,观众不承受 “宝钗怀孕”这个事实,因为《红楼梦》中塑造的宝钗一直 是个芳华 女子而不是一个腆着肚子的母亲形象。先生眼里的宝钗“罕言寡语,人谓装愚;本分 随时,自云守拙”,一副“冷”性格,她肯定 不会在宝玉“去意已决”后,还来段汪洋恣肆的独白的,即便 怀孕了宝钗也不会喊给宝玉听。您说对不对?
  先生是不是忧虑 选秀会离原著越来越远呢?您有所不知,现在选秀,编导的设计以吸引眼球为本,什么怪招都能使出来,这原也无可厚非,一个没有人气的节目,存在的理由就值得怀疑。我是期望 看到在尊重原著的条件 下延伸,换言之,可以把原著当成酵母,来进行合理生发,但不可仅仅当成空筐,臭鱼烂虾什么都装。不知先生对后人的演绎怎么看?
  说真的,一开始我也对选秀是挺烦的,孩子们都神经兮兮宝玉黛玉地来报名,一门心思要进大观园,学也不上了,活儿也不干了。后来,看了几场,觉得这也是年青 人展示自己的一种方式,更是一种对您作品的普及方式。不停地选,不停地PK,也就不停地强化着观众对传统文化的遍及 认同。只是价值 有点儿高。
  “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;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间 味?”窃认为 ,答复 了您的问题,也许就能够 找到进入大观园的钥匙。但是 这把钥匙在哪里呢?
  后辈 如我愿终身 求解!

  小逄磕头
  丁亥初夏